刀塔自走棋碧磷大师
您好,歡迎來到浩富中國!

新聞

北京昊天阜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經德國浩富集團特許

法院判決無需返還900萬競業補償

發布時間:2019-06-06 內容來源:中工網

  應聘擔任上海某科技公司總顧問3年后,仝高明選擇了離職。而此前公司向他支付的900萬元獎勵,也被視為競業限制補償金。因懷疑他在競業限制期內擔任另外兩家公司高管,且幕后操作妻子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所以,公司以違約為由,要求他返還經濟補償,并向公司支付違約金270萬元。

  仝高明認為,公司的主張系捕風捉影,沒有真憑實據。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他對公司的指控逐一澄清。經查證核實,法院于6月3日終審判決:因公司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予以駁回。

  應聘出任公司顧問

  完全接受競業約定

  仝高明說,到公司任職前,他就在北京一家網絡公司擔任董事長職務。2013年1月16日,公司聘任他擔任總顧問工作。

  當天,雙方在勞動合同約定:本合同到2016年1月15日截止。期間,仝高明的月基本工資為3萬元。仝高明同意在合同期內及合同解除或終止之后的任何時候,未經公司書面同意或公司商業保密實際已經公開,不得將商業秘密披露、泄漏或允許第三方使用,也不允許其本人使用。如果仝高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或違反雙方約定的保密義務或者競業限制,應承擔賠償責任。

  作為履行勞動合同的前提,仝高明特別向公司保證:在勞動合同簽訂之時與任何第三方不存在勞動關系、不存在涉及公司生產經營范圍的競業限制協議,否則,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工作兩年后,公司又在2015年11月20日與仝高明簽訂《知識產權及無利益沖突協議書》。該協議第11條約定:所有員工在離職后2年內不得至生產與公司類型相同產品的企業或經營同類業務且有競爭關系的其他用人單位任職,也不得自己生產與公司有競爭關系的同類產品或經營同類業務。限制從業的生效、終止及限制從業補償金的計算與發放,按公司規定實施。若離職員工違反本約定,除向公司返還已收取的補償金外,另向公司支付相當于該補償金5倍的違約賠償金。

  “這些約定,都是按照法律規定做出的。我全部同意,并嚴格予以遵守!”仝高明說。

  支付獎勵九百萬元

  離職之后遭遇索賠

  “我在任時業績不錯,公司老板于2015年11月25日與我簽訂《獎勵協議》。”仝高明說,協議內容是:鑒于仝高明入職以來為公司發展所作出的貢獻,公司擬對其進行獎勵,獎勵金額為1000萬元。該款項分二期支付,第一期支付900萬元,于本協議生效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支付。第二期金額為100萬元,自本協議生效之日起2年屆滿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支付。

  該協議還約定,如仝高明離職,上述獎勵款作為對公司履行以下承諾的補償:1.仝高明在勞動合同終止或解除之日起2年內,未經公司同意不得在與公司經營相同業務或者存在競爭關系的公司工作(包括兼職),不得直接或者間接投資、合營與公司現有經營業務相同或者經營業務存在實質競爭的經營實體。2.未經公司同意,仝高明投資或任職的單位不得聘用自公司離職時間未超過一年的員工。3.若違反本協議,公司有權要求歸還本協議項下已支付的款項,未支付的款項不再支付,并有權要求仝高明支付相當于獎勵金額30%的違約金。

  2016年4月30日,仝高明與公司協商一致同意解除聘用關系,仝高明承諾嚴格遵守《知識產權及無利益沖突協議書》所有條款,特別是關于保守商業秘密的規定。

  事后,公司發現仝高明曾任董事長的網絡公司與另外一家數字公司存在人格混同,且其在一家游戲公司擔任董事。于是,以其違反相關約定為由要求返還900萬元競業限制補償金,同時向公司支付270萬元違約金。

  面對單位多項指控

  員工逐一給予答復

  為追回已經支付的經濟補償,公司對仝高明提出多項指控。

  公司向法院提出,仝高明曾經擔任董事長的網絡公司雖然沒有實際經營,但它與另外一家數字公司混同經營,所以,不應以網絡公司沒有實際經營否認其與原告公司之間的競爭關系。

  為證明自己的主張,公司提交網絡公司工商信息、專利公布說明書等,證明該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15日,仝高明為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股東,任職董事長。4份發明專利說明書顯示,相關發明廣泛用于互聯網上的廣告發布,或將副媒體流SDP消息體以屬性的方式添加到主媒體流中,能夠增加系統靈活性。

  仝高明辯稱,前3項發明專利公開日為2008年4月30日,第4項發明專利公開日為2008年7月30日。其在網絡公司任職的時間也在到公司任職之前。此外,該公司2015年至今未實際經營,與原告公司不存在競爭關系。

  就此,仝高明提交了網絡公司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1-11月專項審計報告予以證明。上述審計報告顯示,該網絡公司在相應年度主營業務收入、營業成本、稅金及銷售費用均為零。網絡公司與數字公司無任何關聯,二者屬于不同的企業,不存在價格混同,他亦未在數字公司擔任任何職務,雙方無任何權利義務關系。

  公司指出,仝高明于2014年12月18日至2017年12月17日任游戲公司董事。該公司的CDN業務及IDC業務與原告公司業務重合。

  仝高明稱,游戲公司的主要經營系統集成業務及互聯網業務。對比一下雙方2016年及2017年年報可知,原告公司收入構成按產品分類分析所占比例為:CDN業務占68%、IDC業務占31%、設備銷售占1.38%。而游戲公司的收入中,系統集成占0.4%、旅游電子商務占99%。因此,二者不存在競業關系。

  公司指稱,仝高明幕后控制的另一家企業與其存在競業關系,并提交3份網頁文章及合照,證明該董事長系仝高明妻子,該企業實際由仝高明控制。仝高明對網頁文章的真實性予以認可,對證明目的不認可,對合照的真實性及證明目的認可。

  指控事實不能成立

  公司訴求全被駁回

  法院認為,依法訂立的勞動合同具有法律約束力,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應當履行勞動合同約定的義務。爭議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及相關協議載明:仝高明具有保密義務及競業限制義務。

  本案中,公司提交的網絡公司發明專利申請公布說明書,雖然顯示網公司具有經營相關業務能力,但專項審計報告顯示其在仝高明離職后的二年內無實際經營。公司雖稱網絡公司與數字公司存在人員混同、經營混同,但無證據予以證明。對此項主張,法院不予采信。

  公司稱游戲公司與其存在競業關系,仝高明在此任職違反競業限制。但是,從該公司年度報告看,其業務與原告公司重疊部分很少,二者并無競業關系。對原告公司此項主張,法院不予采信。

  此外,由于公司無法證明仝高明幕后控制另一企業,法院結合查明的事實,認定公司的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據此,判決駁回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公司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因無新的證據出現,二審法院判決予以駁回。(勞動午報記者 趙新政)


分享到:

聯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花園東路11號泰興大廈9層902室

郵編:100191

電話:010-58856886

投訴與建議:010-58750703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9-2018 京ICP備1406059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0211號    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ICP證150223號
刀塔自走棋碧磷大师 云南时时详情开奖 网球 时时彩最赚钱的打法 123456裸体美女 重庆时时生肖彩三星走势图 90后美女山寨艳照门 mg线上娱乐 网赌大小单双有规律吗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盈利彩app下载